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铁算盘论坛特平 >
认识一下高盛“新王”??所罗门_全球导读_云掌财经
来源:http://www.applezee.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9-03 19:44 * 浏览 :

白天在华尔街指点江山,晚上穿梭于各大夜店打碟,甚至还发布了自己的舞曲,这是高盛下一代掌门人的非典型投行人生。

白天在华尔街指点江山,晚上穿梭于各大夜店打碟,这是高盛下一代掌门人的非典型投行人生。

在高盛,大卫?索罗门(David Solomon)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当戴上耳麦,站在打碟机前,跟着节奏摇摆时,他是D.J. D-Sol。

D.J. D-Sol在6月初发布了他的首支电子舞曲单曲Don"t Stop。这是一首美国流行摇滚乐队Fleetwood Mac 于1977年发布单曲的混音版,目前在Spotify上已经登上了热门歌曲榜。而D.J. D-Sol在Spotify上的月活听众人数也达到了40多万。

索罗门无疑是DJ圈里做投行最拿手的。据媒体报道,他还凭借自己的业余爱好拿下了Spotify上市的咨询业务,可谓是工作兴趣两不误。

这位56岁的跨界DJ将于今年10月1日接任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担任首席执行官(CEO)一职,已有将近150年历史的高盛将就此开启所罗门时代。

(图片来源:Gotophotography)

起步于垃圾债

所罗门是土生土长的纽约威彻斯特郡人。就读于汉密尔顿学院,学生时代的他十分活跃,担任大学兄弟会主席,热衷橄榄球,周末则在酒吧兼职。

1986年毕业后,他先在欧文信托(Irving Trust)工作,此后就职于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从事商业票据销售,后又转向垃圾债部门。

垃圾债券80年代在美国风行一时。所罗门供职的德崇证券有“垃圾债券之神”之称,这段经历使他累积了在高收益债领域的丰富经验,此后他又履职于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垃圾债部门,一待就是将近十年。

值得一提的是,所罗门曾供职的这两家公司最终都走向了破产倒闭的结局,这也使得所罗门对大型金融机构所潜伏着的风险有着敏锐的意识。

在这一点上,他与自诩为"终极风险管理者"的高盛现任CEO十分契合。布兰克费恩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总是将98%的时间花在了担心2%的可能性上。"

高盛晋升之路

所罗门的高盛事业开始于1999年,但与之结缘则更早一些。

1997年,所罗门与时任高盛债券部门联席主管乔恩? 温克尔里德(Jon Winkelried)合作,为拉斯维加斯的一家度假村筹集资金。合作中,所罗门的工作方式和能力令温克尔里德印象深刻,他邀请所罗门加入高盛,管理杠杆融资部门。

当时37岁的所罗门在贝尔斯登已经是一个区域主管,加入高盛担任部门主管,一定程度上是一种“降级”,但所罗门还是选择了高盛。

所罗门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坦言,当时的选择是一种“退步”,然而当时贝尔斯登的领导人没有意愿在全球扩张,所罗门担心,如果不能进一步拓展业务,贝尔斯登可能会被同抛弃。而当时的高盛,早已经站稳脚跟了。

经过一番考虑后,所罗门最终以合伙人级别的身份加入了高盛。

在高盛的最初几年,所罗门负责杠杆融资和信贷业务。2006年,他开始领导高盛的顶级部门??投资银行,这一干就是差不多10年。

在他的领导下,投行业务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该部门在高盛营收中所占的比例也从11%上升至22%。在金融危机后,高盛交易部门日渐萎靡,投行业务的出色表现帮助提振了公司业绩。

在此期间,高盛还决定发展债券资本市场业务,当时这块领域已经被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等占领,但高盛还是从中分得了一杯羹。

尽管高盛债券交易业绩不佳,但债券承销业务却持续增长。据彭博数据,去年高盛这块业务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29.4亿美元。

掌门人之争

2016年12月,当时的高盛二把手??总裁、COO加里?科恩(Gary Cohn)加入特朗普政府,成为总统的经济顾问。

而所罗门和哈维? 施瓦茨(Harvey Schwartz)则一同被任命为联席总裁和COO,这也意味着二人被摆在的同一赛道上,展开了长达一年的通往"高盛王位"的权力之争。

现年54岁的施瓦茨最初在高盛做销售业务,于2008年至2013年间担任销售业务主管,随后晋升首席财务官(CFO)。施瓦茨的事业生涯起步于商品交易公司J. Aron,这家公司也是高盛现任CEO布兰克费恩职业生涯起步点。此后J. Aron被收购并入高盛固定资产交易部门。

在2005年前后,施瓦茨和所罗门曾在投行部门短暂共事过很短一段时间,之后施瓦茨被调往其它部门担任主管,从此二人在高盛内部交集也不多,维持着各自的轨道,直到这场“权力的游戏”拉开大幕。

发令枪已经打响,湖北11选5开奖结果,二人在这一年里,都竭力展示自己的各项技能。

去年2月8日,数据中心运营商Switch的首席执行官罗伯? 罗伊(Rob Roy)正在和他的家人在超级碗现场观看比赛,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的正是所罗门。原来当天所罗门也在现场,他听说罗伊就坐在不远处,于是主动联系,希望能面谈关于Switch上市事宜。

于是从未见过的两个人在体育场大厅相约碰面,进行了半个小时的谈话。最终,高盛拿下了这桩生意,成为Switch上市的主承销商。

另一边,施瓦茨也马不停蹄。据纽约时报,去年5月访问中国期间,他与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的一位官员就如何深化高盛与中国的关系展开了讨论,这一次的对话为后来的一项合作奠定的基础。

去年11月,中投公司与高盛在北京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成立了50亿美元的合作基金,将投资于美国制造业、工业、消费、医疗等行业企业,通过开拓中国市场,进一步深化中美经贸投资合作。

为什么是所罗门?

高盛领舵者的竞赛恰逢其传统商业模式陷入困境。

不可否认的是,高盛利润依然很高,股价处于历史巅峰,但其长期以来的利润引擎??交易业务??自金融危机以后就陷入萎靡,香港六和合开奖结果。2009年,这个部门一度创下330亿美元的收入,但现在早已今非昔比,收入仅当时的约三分之一。

同时,迟迟未能在消费贷等领域一展身手令高盛在从投行转型为商业银行方面,落后于竞争对手摩根大通和花旗。

去年4月,所罗门和施瓦茨共同向董事会提出了一个方案:增加贷款和融资活动,扩大债券交易,在亚特兰大和西雅图等城市开设更多银行业务。他们预计,这些措施从2020年秋季起每年将为高盛创造50亿美元额外收入。

当时,外界猜测,所罗门和施瓦茨在执行上述计划中的表现将决定谁成为高盛新一代掌门人。但这场竞争直到最终结果揭晓前,一切都是扑朔迷离, 牵动着高盛上下,甚至整个华尔街的心。

在今年2月高盛总部的一次会议上,布兰克费恩表达了他对所罗门的偏爱。3月,高盛任命所罗门为单一总裁兼COO,而自觉“大势已去”的施瓦茨则宣布退休。

为什么是所罗门?事实上,所罗门在高盛寻求加速扩张时期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业务拓展、增强投行团队整体实力以及招贤纳士的能力。

据知情人士透露,布兰克费恩和董事会对所罗门建立的债券承销业务印象深刻,该项业务去年营收达到创纪录水平。此外,所罗门花费大量时间维护客户关系,他一度在15个月的时间里与证券部门的客户举行了大大小小150次会议。

一位高盛内部人士称,所罗门有耐心,且要求严格,这些品质有助于带领高盛完成将年营收增加50亿美元的计划。

对于高盛董事会而言,所罗门通晓产品,理解价值,深谙市场,了解风险,是带领高盛走过150周年纪念日,并开启新时代的可靠人选。

高盛将驶向何方?

所罗门无疑将致力于推进高盛的50亿美元营收增长计划。

但在今年3月底的一场公开演讲中,所罗门表示,50亿美元并非高盛的“唯一雄心”,高盛还希望拓宽其核心业务,并增加收入来源的多样性。

与擅长交易和销售的布兰克费恩和施瓦茨不同,所罗门的专业领域在于投行和融资。自2012年起,高盛投行业务收入已经增加了50%。

在所罗门的规划中,高盛投行部门还可以大有作为,他称,目前投资业务存量处于创纪录高位,预计未来投行业务将为高盛营收贡献额外5亿美元。据所罗门,高盛还启动了一项计划来增加1000名投行客户,其中三分之二来自美国。

所罗门还将看重不同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除了强劲的债券承销业务,近年来高盛还发展了另类资本解决方案部门,帮助客户在IPO市场受限制的环境下筹集私人资本。高盛这些在融资方面的能力能够为并购客户提供资金,又进而帮助促进了高盛的并购业务。

投行和融资是所罗门的强项,但对于式微的交易业务,所罗门将带来怎样的改变也是外界最为关注的。

在过去几代高盛人看来,权力一直在向交易员出身的高管倾斜。瑞银集团分析师布伦南? 霍肯(Brennan Hawken)曾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过去几年,高盛交易部门业绩一直面临阻力,我们认为领导层变动可能会带来新的视角。”霍肯认为,考虑到所罗门的非交易员背景,将重心从交易业务上转移的战略或许会在所罗门的领导下得到“微妙的”推进。

所罗门预计还将给高盛带来一个全新的非典型投行工作氛围。

所罗门曾在2015年对汉密尔顿学院的学生表示,要及时行乐,而不是甘守一份无聊的工作并寄希望于这份工作有一天会变得有趣。

如今,所罗门将一以贯之地坚持将这一理念注入高盛企业文化,致力于将高盛从一个"血汗工厂"转变为一个能够确保员工工作与生活平衡的公司。

还是投资部门主管时,所罗门曾发起一个项目,他密切关注部门年轻员工的工作时间,并要求在没有项目的时候,确保手下员工一周至多工作70小时,不能再多(虽然70小时也不少)。

在工作与生活之间获得良性平衡方面,所罗门是行家。除了热爱打碟外,所罗门也花了不少功夫追求美食和美酒,还喜欢在业余时间陪女儿做瑜伽。

在一场播客节目中,所罗门曾说道,对于高盛这样的组织,如果想要吸引年轻人来与他们共事,领导人的生活方式非常重要。因为当他们看到高管们的生活时,会考虑:“我想要那样的生活吗?”